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昆明華僑補校居港校友

     緣自春城 情繫香江

 
 
 

日志

 
 

【引用】(引用)变革中的缅甸华人社会  

2012-03-23 17:37:01|  分类: 緬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引用)变革中的缅甸华人社会》

变革中的缅甸华人社会

转载 2012-03-12《经济观察网》

秦蓓蓓/文

“这两年变化很大”

  纵然是在一年中最为凉爽的一月份,仰光中午的气温仍然高达35度,灼热的阳光透过苍翠繁茂的榕树和芭蕉树,将点点金色的光斑播洒在道路两旁的现代建筑与白尖黑顶的传统木屋上,瑞光寺的大金塔高踞圣山,远远望去似乎可接天上的白云,在湛蓝的天幕下熠熠生辉。在公路上奔驰的汽车大都破旧不堪并严重超载,公交车似乎从不关门,总有一两个身着筒裙、脚蹬拖鞋的年轻男子以极其危险的姿态“外挂”在车门上,偶尔会扭头对着惊诧不已的我们咧嘴一笑,很快便在滚滚热浪中绝尘而去……

  无论用什么样的统计数据来衡量,缅甸都是一个当之无愧的不发达国家,虽然这两年的转变有目共睹,但民主和民生建设方兴未艾也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是仰光这样集前首都、经济中心、历史名城等数重光环于一身的重镇,市容市貌与基础设施建设也不可能与北京、上海相媲美。虽然到处都有日新月异的变化,但处处也都还保存着陈旧、封闭的痕迹:市中心的繁华地段两年前已经盖起了大型商场,但很多商品的价签上仍然是天书般的缅文数字;街上的出租车来来往往,居然清一色是伤痕累累的三四手日产车,车内设备极其简单,方向盘、离合器和刹车,仅此而已。更有意思的是,由于转手自不同“交规”的各国,车子有的是“左舵”,有的是“右舵”,乍一看还不知道从哪边上车;而车钱更是全靠上车前和司机讨价还价;说是已经开放了网络,家庭的网络初装费却高达1000美元,且网速极慢,大多数有wi-fi 服务的场所也因为信号不佳使这项服务形同虚设;手机早已成为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缅甸移动公司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没有签订协议,再高档的手机在这里也收不到任何信号,而据说是政府为了限制人们通讯,又把SIM卡价格定得奇高,一张卡售价高达500美元,可算是让我体验了一把既没有网络,又没有手机的与世隔绝的生活。

  仰光虽然是全缅甸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居民区的用电也都是限时供应,我一入住旅馆就被告知晚上要早些洗漱,因为临时停电是家常便饭,有时候整个城区在晚间都会陷入黑暗,出门在外的人只能靠星月之光走路。“不过这里民风淳朴,就是摸黑走夜路也不必担心安全问题”,一位长期待在东南亚的社会工作者这样给我们宽心。

  尽管如此,若和当地人聊天,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两年我们这里变化很大”。的确,不论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这个世界上曾经最封闭、最神秘的国度正在经历剧变:昂山素季与吴登胜在昂山将军的照片前微笑着合影,网络平台已经开始在人民的生活中发挥日益巨大的影响;100多个政治犯在2011年重获自由……在一次讨论克钦问题的讲座上,一位克钦族的女士告诉我,她16岁就离开了克钦,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面工作,她的家人现在都住在难民营中,她自己每两个月回去两周,剩下的时间则马不停蹄地辗转于各个NGO之间做宣传工作。她现在经常在facebook上与世界各地的人进行交流,并且已经把一些反映克钦人生活的视频挂到网上。她感慨地说:“这么多人聚在一间屋子里讨论这种敏感话题,放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胞波”难为

  “中国人好不好?”如果你这样问一个缅甸人,恐怕会得到一个无比纠结的答案。一方面,中缅两国是密不可分的“胞波”(即缅语中的“兄弟”),两国官方与民间的交往历史源远流长,追根朔源,缅甸人的祖先还是中国西南山区与印度东北部的古代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族群分支。说近点,缅甸是最早同新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而中国则是缅甸自1990年被西方国家制裁以来相当长时间内屈指可数的盟友和贸易伙伴。

  而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公司在海外投资过程中没有考虑当地居民的感受,被认为破坏了自然环境,而无论是地区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在“收受贿赂之后”(缅甸百姓常常这样认为)对一些不合理的做法视若无睹,民间社会对此早就颇有微词。所以,中缅之间也不能仅凭借经济利益而无视暗暗滋生的民族矛盾。

  曼德勒是缅甸中北部地区的重要城市,缅甸历史上的著名古都,也是华侨大量聚居的地方,这些世居于此的华人为曼德勒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而在一次午餐中,几位当地的作家却向我们倒了一肚子苦水:他们与老华人处得很好,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这里来了一批财大气粗的“新华人”,他们与少数民族武装结成利益共同体,既不重视当地的文化传统,也不重视生态保护。这些从缅北地区过来的新华人在缅甸民众举行传统宗教活动的中心地带“三塔”区安营扎寨,住下不走了,使得当地的重要宗教活动“三塔节”没有办法举行。更加耸人听闻的传言说,中国商人曾向当地银行贷款,在市中心买下了一大块土地,从而使整个曼德勒的地价上升了3倍,当地的缅甸人甚至连在这个地区买一块地建私立小学都做不到了。而政府“因为收受了中国人的贿赂”,对他们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华情绪就这样像毒藤一样,在当地缅甸人的心中悄悄蔓延开来。

  现在已经很难考证,在这些口口相传的段子里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成分。曼德勒虽然号称是缅甸第二大城市,但配套的市政设施却严重不足,离开中心城区不远,便是一派尘土漫天、垃圾遍地的凄惨景象。我们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驱车半个钟头,终于找到了传说中新华人盖的“豪宅”。只见一栋三层洋房正孤零零地伫立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沼泽中,周围几乎没有任何市政设施,真不知在此圈地的人到底占得了什么便宜。

  反倒是军政府的强悍在这个干燥的中部城市体现得更为明显。曼德勒庞大的贡榜王朝昔日的皇城本是当地市中心的地标和最负盛名的景点,现在却整个封闭起来已成为塔玛多(缅语:武装部队)的屯军之所,若大的皇城中只有中央一处重建的皇宫可供人从东门进出参观,其余大部分地方荒废闲置,只有稀疏的军营及附属设施供一千多军人及其家属使用,游人不得进入,不得拍照,甚至不得东张西望。古老宫墙外上的巨幅标语赫然可见:“塔玛多永远忠于国家大业”,“塔玛多和人民合作,粉碎一切联邦的敌人”。而在经济领域,塔玛多的影响更是无处不在,缅甸早已放弃了奈温式的“社会主义”,提倡搞先军政治下的市场经济。而军政府虽然独裁,家族政治却并不发达,军头家人多热衷于经商,华商很多事情如果不与他们搞好关系是没法往下办的。

(引用)变革中的缅甸华人社会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塔玛多”永不背叛国家大业.jpg) 

 

   不知当中国商人的精明和生意天赋遇上缅甸军阀的强势、腐败,到底是会相生还是相克。缅甸一般百姓通常既痛恨军阀的强横,也反感富商的贪婪。如果官商“相生”,百姓会把华商视为贿官欺民、官商勾结的腐败者,如果官商“相克”,军阀又会煽动民粹,正好把百姓对腐败的不满转移到这些无奈商家身上。如果你既不想相生又不想相克,而只想敬而远之,在这塔玛多特权无处不在的地方,你又能在哪里找到净土呢?

  国内虽然也面临类似问题:以权谋私和国进民退二弊并存,“商”在百姓心中已经有了“原罪”,一来是使老百姓很难相信公平竞争,这又反过来便于一些人煽动“仇富”,把百姓对权力腐败的怨恨引向商人。不同的是,在国内不存在民族偏见问题。可是在缅甸,在华人几乎是个纯粹的商业族群、而缅族军政府又非常专制腐败的情况下,“仇富怨商”的情绪一旦加上民族主义的煽动,结果就会很严重。

  缅甸本地的老华人多年来深受排华问题的困扰。他们大多谨慎、低调,在社会上尽量表现“缅化”,更尽可能回避政治。华人几乎全民皆商,他们一方面很少受雇于人——通常外人都觉得在缅甸这样一个不乏华人的国家,中资公司应该有许多华人雇员,其实并非如此。中资公司除了中国籍职工外,当地雇员中还是各原住民族多,华人雇员很少。除了有的中资公司本身怕华人雇多了惹议论外,主要还是因为华人习惯独立经营,即便受雇也是准备挣些本钱,将来自己做生意。所以华人雇员即便有,往往在公司也待不长。另一方面,老华人由于谨慎,并不积极与官场交往,在缅甸这样一个“军商社会”里也很难成为巨富,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小本经营,而且绝不“炫富”。但是近20年来在缅甸的各大城市确实出现了一些缅甸百姓认为的“新华人”,他们不但富有,而且比较高调,因而引起不少非议。

动辄得咎的华文教育

  曼德勒福庆孔子学校校长李祖清先生一家已在此居住了50年,早已融入当地社会。据他说,其实绝大部分华人和缅甸人都相处得很融洽,当地的中国人平时大都比较低调,过缅甸传统节日,穿缅甸服装,很少参与政治。但他否认所谓近年来“新华人”大量涌入的说法。他说这些人其实不是来自中国也未必是华人,很多都是来自缅北果敢、佤邦等地的少数民族。当地百姓也分不清这些人与华人的区别,所以把他们带来的一些问题错怪到华人头上。其实这几年倒真有不少中国人过来寻找商机,但都不会在此长期居住。

  李先生觉得,突出的问题反倒是这些年华文教育一直处于“妾身未明”的尴尬状态。奈温政府统治时期曾经严格禁止华人学中文,即便现在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提高,学中文已经成为一种潮流,缅甸的华文教育仍然一直是处于“能干不能说”的半地下状态,从1960年代起,这里的华文报就被取缔了,直到前几年刚刚开始办。他说,现在西方国家已经在尝试着牵起缅甸的手,如果中国真的不想失去这个“胞波”,就一定要吸取教训,得到好处的时候不要忘了考虑别人的心情。毕竟,今日华人在缅甸的这种尴尬状况,或多或少是上世纪60年代中国向缅甸输出革命留下的后遗症。

  不过,他也说,缅甸人在民族问题上有时的偏执并非是存心与中国过不去,实在是事出有因:这个面积只有67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却有135个少数民族,过去曾经被殖民,现在又置身于中国和印度这两大强邻的文化影响之下,不少人担心民族的文化传统正在飞快流逝。他说:“现在的孩子只知2月14日,却不知2月12日(缅甸的“联邦节”)和2月13日(缅历的浴佛节)了”。如果不用这种强横的方式,又该如何来保护自己的民族传统呢?据说,移民局的墙上挂着这样一句话“不怕被活埋,就怕被人埋”,反映的就是缅族人害怕被“外来文化”淹没的心理。甚至政治人物与外国人的私人关系也常常被拿来说事,例如昂山素季在一次集会上发表演说时,有人突然站起来质问她:你为什么要嫁给英国人?昂山素季机智地答道:因为我那时是生活在英国,没有别的选择啊!如果当年我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也许我就嫁给你了。结果赢得一片掌声。可见这个民族对外来的东西是相当敏感的。

  一位当地知名作家为了说明他对“外来文化”冲击本地文化的担心,建议明天带我们去访问分别由华人、缅人办的两所学校。但是翌晨他临时有事,就让我们自己先去那家华人学校。我们按图索骥转了好久果然找到了这所“新世纪国际高级学校”。按当地标准,这间学校确实很气派,漂亮的大楼前中英缅三种文字的校名和“博学、博爱、自信、自强”的校训十分醒目,而楼前的3个旗杆上却只有中间的一个飘扬着缅甸国旗。大楼的一整面墙上是缅甸14省邦的巨幅地图,地图上方是中缅两国国旗图案,旁边则是美英等发达国家和印度、马来西亚等亚洲周边15个国家的国旗,两边的中文标语是:“胸怀缅甸,放眼世界”。令人想起我国文革时流行的那句口号“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改了两字放在这里,显然是要教育孩子们认同缅甸为“祖国”,用心可谓良苦。

(引用)变革中的缅甸华人社会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按当地标准,这所学校的确非常气派.jpg)

  该校校长是本地华社到中国内地聘请的中国公民,在国内搞民办教育据说很有成就。他来缅甸完全是受聘工作,并无入籍打算。他告诉笔者,他们办学充分考虑到缅甸国情,与政府高度合作,一切都突出缅甸本位。虽然是华人出资,希望孩子有机会接受华文教育,但是第一,要面向全社会各族群招生,不搞“华人子弟学校”;第二,本校教学中英缅三语并重,不搞“中文学校”,而且缅语教学的分量与要求不低于当地一流公立学校,教科书也与官方规定一致;第三,学生在校只学知识不求“资格”,不单独要求政府承认学历;第四,学校培养学生热爱缅甸、拥护政府、融入社会的志向,不培养“亲中”感情和特殊的学校、社区、族群认同。因此,学校自创办以来一直得到政府支持,无论华人还是当地民族也都对学校的教学成就予以肯定。

(引用)变革中的缅甸华人社会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设于小乘佛教内的民办学校.jpg)

  这样一所学校怎么也会引起一些当地人的疑虑,甚至觉得是对本土文化的冲击呢?那位作家朋友来了,他带我们去访问另一所当地民族办的民办学校。我们于是驱车进入了一所当地常见的小乘佛教寺院。正在怀疑是否走错了地方,只见一群孩子从“经堂”中涌出,看样子是下课了。一些身披袈裟的僧人也随着孩子们走出来并亲热地说笑,这是怎么回事?

  一问才知道,原来这是一所当地NGO与寺院合作创办的民间学校。与西藏等佛教地区寺院办教育的传统一样,缅甸自古以来也是寺校一体。近代以来,虽然有了政教分离的国民教育体制,但是当地民间社会对军政府的教育政策并不满意。除了认为“塔玛多”穷兵黩武不重视教育以外,也怀疑政府的教育灌输一些不当的观念而忽视传统文化(主要就是小乘佛教,军政府与佛教界的关系紧张是众所周知的)。所以他们要搞民办教育。但是军政府十分刁难,“不贿赂他们你就拿不到地皮”(言外之意,似乎新世纪学校能找到地皮办起来就有了“贿赂军政府”的嫌疑,难怪在昨晚的谈话中,他们一再抱怨华商贿赂政府扩展土地把当地民族挤了出去),好在寺院方面慷慨协助,于是就在寺院里办了这所学校。不但作为慈善事业面向穷人的孩子,也为热爱“我们的传统”的其他阶层孩子提供机会。带我们来的那位作家作为NGO志愿者在这里兼课,而本寺的僧人作为志愿者也当老师,给孩子们讲佛教——这种“传统文化”,在政府学校里不讲,那所按政府模式办学的“华校”大概也不会讲。

缅甸华人的尴尬处境

  缅甸官方宣布这个国家有8大族群135个民族,但是其中没有华人,也没有印度人,看来缅甸对这两个相邻的“大文明”的确比较敏感。缅甸华人拿到“马崩丁”(身份证)比较难,没有“马崩丁”就只能算外侨,无国民身份,有了马崩丁的华人官方则统计为缅族。有人反映说,当地老华人有的长期定居却仍然拿不到马崩丁,而那些新来的富人能够打通关节,却很快就拿到了。加上他们引起的一些反感却被本地民族算到华人头上,导致排华情绪上升。一些老华人对他们也颇有怨言,而且认为他们只是“果敢、佤邦人”,不能算华人。由于塔玛多体制造成的这种华人社会内部矛盾的复杂,更加深了缅甸华人的尴尬处境。这种“经济相对富裕,政治极为弱势,社会处境边缘”的状况,又处在军政府统治下官民矛盾非常尖锐的环境中,靠近官府则被民间指为勾结而招怨,不靠官府则又被官府煽惑民众以泄怨,真是动辄得咎,令人同情。

  不过,这种状况恐怕不能简单地视为“民族矛盾”。华人这种动辄得咎的尴尬处境与塔玛多体制的弊端有盘根错节、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虽然缅甸华人对如今该国的政治状况抱着“明哲保身”的态度,非常谨慎地不愿涉入这“一潭浑水”,但是他们处境的根本改善,恐怕还得寄希望于未来的变革。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