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昆明華僑補校居港校友

     緣自春城 情繫香江

 
 
 

日志

 
 

悼吴琳琳先生 (引用自海外赤子博客)  

2011-07-26 17:13:03|  分类: 昆明華僑補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到一个同学从香港打来的电话,说吴先生因突发心梗,因抢救无效,于世长辞,闻此讯心中愕然,吴兄也仅长我一岁,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们曾在2002年时在香港聚首,这相片是那时照的,还约好2004年办一次同学聚会,但那一次他因为生意上的事没能如约而至,这不免算是一件憾事,后来也只通过电话联系过,但不曾想他竟如此急匆匆的比我等先走一步。
    琳琳与我算是发小,我们同一年回国,同一年带红领巾,一起下乡到孟定农场,在一个连队,曾一起递交出国申请,后来一起返城,虽然没有分在一个厂,但我们到昆明后还常见面,后来他移居到澳门,开始他打拼的人生,他有个哥,也是补校的同学,也是和我们一道下乡,因文革的冲击,再也不能象正常人思维,精神上出毛病,我们下乡的时候,只要是兄弟还是姐弟、兄妹还是姐妹,都是大的照顾小的,而他不是,在那十分艰苦的岁月中,他坚强的担负起照顾兄长的责任,直到他离去,都一直承担着本不该他承担的责任。
    记得到农场不久,记不得是谁邀约说到镇康的南伞就可以参加缅共,就可以投入到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中了,就这样,在不同连队的十七位男生同学,在五一节放假这一天,吃完连队里分的每人二两肉,第二天天不亮就从农场出发,渡过南汀河,爬了一座又一座的大山,渴了喝山泉,饿了吃山上的野果,经过一路的艰辛,到了镇康县政府招待所,住了一宿,第二天十七人分成几批去南伞找缅苍白招招兵站,我的吴琳琳许新新一人为一组,我们这一组很顺利的就找到了缅共在境内设立的没有挂牌的兵站,有两位大姐一样的女兵接待我们,还请我们吃了晚饭后让我们到山间丫口的一个草棚里过夜,说好 第二天有两个骑马的士兵带我们走,并告诫说不能给边防军看到,看到我们就不会被押送回来,那一晚,我们三人心情十分激动,想着可以参加缅共,一幅上刀山下火海,大义凛然的架式,那一晚,我们在一座十分简陋的草棚里畅想着身穿军装背起冲锋枪的样子,还想好如何告诉在大陆的父母,我们的英勇壮举,一晚都睡不着,半夜还听到山上的狼叫,着实让我们吓了一跳,其中天亮前不记得是那一个人腿抽筋,让我们三人忙乱了一阵子。天蒙蒙亮,我们就沿着山路朝前行,约走了50米,我们才看到一座相对比较好的一座堆放着不少稻草的草棚,我们这时才知道因昨天夜晚天黑,什么都看不见,错过了一个很好的休息站,过一会,我们听到马蹄声,就在我们的脚下用特有的少数民族在山里的呼叫方式呼喊着:“呜——呜",我们一看,是两个穿着解放军军装的人在那呼喊,我们在那里大气不敢出,深怕被对方发现,那不知他们就是来接我们去参加解放人类的,而我们却以为是来抓我们的。稍等片刻之后 他们俩骑上马就走了。就这样,我们仨就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失之交臂。那一年,我们才十六、七岁,三人的年龄加起来还没有我现在的年龄大。但那一次的经历让我们后来的人生路上有了太多的共鸣。后来我们又一起被抽调到建设农场一座水利发电站的工程中,几百人用最原始的人挑臂扛,引水打石,开山挖渠,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电站的建设,在那里我们建好电站,转移战场,到一个夹皮沟里伐木,整个山的树木都被我们砍伐成光山,在一次伐木时,他哥哥在山上砍树,他为了帮他哥哥,就朝山上爬去,可他哥不知道他在上山的路上,依然砍他的树,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大树朝吴琳琳上山的方向倒下,此时所有见到的人都目登口呆,想是完了,后来就见吴琳琳从一棵倒在山上的树叉中冒出来,大家才松了口气,都称说吴琳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还有一次大概是1975年吧一起探亲到北京,我们在一起买鸭下巴和啤酒去看第三届全国运动会,我们一起去找一个从台湾来的同学的妹妹,通过她搞到了好几张比赛入场卷,后来我们还在农场一起坐班车到耿马公安局递交出国申请,后来我们一起返城,从此我们才分开来,到昆明以后我们还常聚在一起,直到他被批准移居澳门。后来我们分别了太久的时间没有联系,这一段时间也正是大家各自在面临成家立业的开拓时期,彼此顾及和照应也就少了许多,只是听说他成了家,有俩小孩,也有一定的事业,在中山开了一家针织厂,虽然说自己做老板,但里里外外的事都得他和他的太太照应,听说他太太也是一个治家理厂的好手。我退休后,第一次去香港,给了他电话,希望能在香港见到他,他当时就立马动身来香港,等他到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以后,那时我住在马鞍山的同学家里,我们俩打了张的,到沙田找了家酒楼,喝宵夜酒,那一晚,我们在一起说了太多太多的往事,就象我今天在这里叙述的那样,无所不谈,第二天,我们约了同学到翠兰家里聚会,那一天来的人真不少,这相片也就是在那时拍的。
悼吴琳琳先生 - 海外赤子 - .海外赤子博客
 后排左起:李秀琼、陈丽婷、李蓉心、林翠兰;中间一排左起:蔡子琪、许新新、张兆彬、吴琳琳、郭瑞琴;前排左起沈星前、罗淑珍。
    回想起来,我和吴琳琳有着太多的共同经历,这人的一生中,与这么一个人有太多的偶遇,这一定可以说是缘分,这缘分我一定会珍藏于心中,永远!
    你走了,带着我对你的思念,你走了,带着多少同学的叹息,本不是说好不见不散吗?可你却还是那样走你的路,安心的去吧,你只是比我们早行一步。
   你寻找一种对于生命价值的感悟,其貌不扬,并非注定会黯然失色,在芸芸众生中,绝大多数人是要平平淡淡中终了一生,这绝非一种人生的悲哀。在你的一生中,假如没有辉煌的业绩,那也并不是你的错,只要你是在努力地生活着,做得很滋润,活的心安理得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